F66永乐集团大厅 >F66永乐集团登陆 >不可以这样无耻!那些对"刘谦换壶"熟视无睹的人 >

不可以这样无耻!那些对"刘谦换壶"熟视无睹的人

今天我写了一篇文章,结果大号小号,转成图片都发不出去(对,就是魔都xinxingHIV那事)

文章的结尾我是这么写的:

只要在任何一个环节,没人疏忽,没人掉链子,没人作假,这一切还会发生吗?

真的不想看到这类热点,一次又一次刷屏我们的朋友圈了。

最后说个看似不相关,但是又隐隐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插曲:

当春晚上,刘谦对着十几亿人,毫无愧色地说出:

“在开始之前,我以我的人格、生命、名誉担保,今天在场参与的观众朋友,绝对绝对绝对不是我的托儿。”

5分钟之后,他的助理,就当着在场观众的面,蹲在地上,毫无技术含量地,把壶调包了。

现场的人不可能看不到,但他们笑意盎然,依旧装出惊叹的表情,与刘谦配合得天衣无缝。

只有镜头外的我们,一无所知,为这虚假的一切,雀跃欢呼。

既然那篇文章发不出来,就用我爸爸写的这篇文章,来代替吧,尽在不言中。

原标题:《说刘谦换壶》

除夕夜的春晚,6年没上央视春晚的魔术师刘谦,前度刘郎今又来,为大家表演了魔壶,从壶里倒出了各种酒和咖啡,最后还倒出了白砂糖。

以近景魔术驰名两岸的刘谦,这回的表演再一次让人惊叹。到底是网络时代,节目一结束,大量揭秘的文章上了网络,那个道具壶的价钱,也在淘宝上找到了,将近5000元人民币。这些揭秘,会砸了魔术艺人们的饭碗。仅从这方面挑剔刘郎,我以为都不厚道。

所有魔术都是“假的”,魔术师利用他们极快的手法偷梁换柱,越“偷”越有水平。再就是利用特制道具完成某个魔术,观众明知是假的,也看得流哈拉子,只要不露破绽,大家都说好。

我很佩服刘谦,你看,大陆这么大一个市场,玩魔术的人精也不在少数,居然被这么一个小伙子在大陆舞台上闹得水响,除了统战的那么一点需要,我看还是刘谦的魔术表演技巧更胜一筹,包括他带点魔幻的长相。

但是今年的“魔壶”,却在大庭广众之下,装下并倒出了公然的伪劣,有换壶的视频为证。一个托儿半蹲在地下接近刘谦,以很快的速度换掉了刘谦手中的壶。这个过程中提示的问题,还真的不可小觑。

上面说过,魔术就是“假的”,从藏掖偷换到特制道具,都可以假。观众默认了这个前提,自古以来魔术的审美要求就是手快必须胜过眼疾,这就是本事,这就是混饭的资本。但是,魔术反对公然造假,或者说,当着观众的面造假,它是对观众智商的侮辱,是对魔术这种艺术的糟蹋。

就在刘谦身边,右前方和左后方,两台肩扛式摄像机正在拍摄,刘谦正面,有多台固定机位也在录相,我们反对用高倍摄像摄录魔术师的表演,更反对以此高科技手段揭示魔术的魔性。

但是,那么大的一个人做托,两位摄像师像没事人一样,前排那些观众像没事人一样,都在配合这一节目实现天衣无缝。以致于被揭穿之后,让我们鄙屋及乌——央视春晚节目,还有多少东西是真的?从舞美到吟唱,再到经久不息的掌声,有多少经得起推敲?

这个魔术是36年前一个英国魔术师表演的,刘谦自己在湖南台也曾表演过,炒剩饭我就不计较了,我们不可能要求每个魔术都是首创。但在大众的眼皮底下公然换壶,坐在前排的观众们视若寻常,这本身就不寻常。

春晚一个晚上的正能量气冲屋宇,而刘谦公然换壶铁定了是个负能量:

它把魔术的手快“偷工”变为无遮掩递送,把全场观众和广大电视观众视若无物。

本来,魔术本身就是一种娱乐的手段,各种技巧,无可厚非。但是却有人因为对魔术的揭秘,而被踢出了家庭微信群。

事情是这样的:当刘谦表演完魔术后,我三叔突然在群里发言——顺便提一下,我三叔最近在研究玄学,出去串门都要带一本《易经》,他在群里发了一段语音,说刘谦表演的根本不是魔术,而是心灵感应。

他说刘谦能够提前感知到那几位观众的所思所想,从而激发自己的“身体力场”,使得壶中液体改变自己的成分,这是功力达到一定境界的人才能做到的。这一论断引起了我二婶的呼应,她说:“对呀,当年严新大师就能达到这种境界。”(顺便提一句,我二婶年轻的时候痴迷气功,到现在还认为大兴安岭的大火是严新发功扑灭的)。

这俩人一唱一和,像“身体力场”这样的词都给整出来了,再下去非谈到量子力学不可。我赶紧让他们打住,说道:“人家那只是魔术,不是特异功能。”

这么一说,我二婶可不乐意了,“人家要说自己有功力,那是害怕吓着你们。我们原来有个气功导师,练到第六重功法了,他也能达到这个境界。”

我实在受不了了,就把朋友圈里看到的一段刘谦的助手暗中帮他换壶的视频发到了群里。

当我发了这个视频之后,一时间没人说话了,鸦雀无声,比寂静岭还静。我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早晨起来一看,我竟然被踢出群了!

我爸还因为这事责怪我:“多大个人了,没点眼力劲。”

真的,这大年初一的早上,我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2019年了兄弟们啊,人类探测器都登陆火星了,竟然还有人认为刘谦的魔术其实是特异功能……我坚信我三叔和我二婶的观点不是少数,肯定代表了当前的一大部分人,他们看个魔术都恨不得能从中看出玄学奥秘来,从而追古思今,再从什么周易八卦河图洛书里研究出一大堆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最后再高深莫测地一笑,“呵呵,其实古人早就看透了一切……”

我不是说魔术不好——魔术很好,我特别喜欢看,我是一个魔术迷,一档晚会里,最吸引我的就是魔术节目了。只是刘谦此次变的这个魔术,真的是有点诈骗的意思,这不是欺负全国老百姓没坐到观众席第一排吗?不过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竟然有人把它当真的!

我只能说,甭看义务教育普及了,反智主义不仅没有消亡,而且还很有市场。

就像一位致力于科普进化论的科学家哀叹的那样:“一开始他们说上帝直接造人,我用骨骼化石证明人类不是被创造的;然后他们就说上帝创造了最初的生命,我用氨基酸的出现证明了生命物质可以自己诞生;

然后他们就说上帝创造了生命诞生的规则和约束条件,我用证据说明所谓的约束条件只是氨基酸分子本身的固有性质;然后他们又说上帝创造了原子……这些神棍的无耻之处在于,你永远不知道他们穿了多少层底裤,即使扒光一层,里面永远还有一层。”

对于这番话,我深有同感,每次我讲事实、摆道理来论证武术中医以及国学的落后以及愚昧之处时,一大堆帽子就扣过来了,说我是汉奸、卖国贼、数典忘祖……我讲道理的速度永远比不过他们谩骂的速度,并且他们还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姿态,仿佛在说“就算全世界的武术大师都被徐晓冬打死了我们也认为中华神功天下无敌”。

有时候我就特别悲哀,人类辛辛苦苦进步了几千年,你说图个啥呢?

2018年底的时候,有个新闻特别让我震撼,说的是有个神秘机构,对某些人宣称说你儿子是古代宗教领袖或者XX神人转世,要统一世界,你要花各种钱来培养儿子,并且不能心疼。

有的人因此被骗了三四千万而浑然不觉……其中有个叫王二先生的,他儿子出生那天,家里的小区发生了震动,于是他就断定儿子是神人转世,花了几千万让儿子在这个神秘机构里学习,后来才得知,那次震动只不过是挖掘机在小区附近修管道。

很他妈搞笑是不是?但真的让人笑不出来。

有时候,我也在想,是不是我太苛刻了,何必打破我二婶的幻想呢?就让她认为刘谦的魔术是心灵感应吧。毕竟连首富马云还相信空手变蛇呢。

话说其实魔术本身并没有错,但是很难想象在这么大型的晚会上,一个能覆盖至少8亿人口的节目上,出现这样一幕毫不掩饰,毫不遮挡的手法;

如果我们指出这一问题被当作小题大做,那么,弥漫于当下公然造假的各行各业,“什么食品才是安全的”“什么药品才是安全的”成为当代人每天的焦虑,也就没有什么值得抱怨的了。

何其的相似?总是有一小部分人看到了最真实的情况,总是有一小部分人,是利益的既得者,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维护前排的位置,选择和刘谦一起,配合着欺骗其他人

像不像皇帝的新衣?前面的人看清楚是什么,却十分有默契的配合这场戏,终有一天,大家会发现,有可能,你其实也一直都是那些在后排就坐的人而已